欢迎来到校语士
校语士

深圳

[切换]

与名师为伍,与快乐同行,遇见更好的自己!

弘智教育提升学历靠谱吗?

2020-09-10 20:24:33 作者:明德老师 人气:1,495 成考专升本

弘智教育提升学历靠谱吗?很多朋友听说过弘智教育可以报名学历提升,但是不知道到底靠不靠谱,接下来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弘智教育包含了财会、会计职称、注册会计师(CPA)、管理会计、自考本科、自考专科、高自考、专升本、教师资格证、人力资源师等。

选择学历提升机构的几点建议:

1:一定要选大学创办的校企,这样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大学,不会担心跑路什么之类的。

2:一定要选由大学老师上课的,不要选那种专门都是兼职老师上的,毕竟兼职老师上课水平不一。

3:一定不要选择包拿证,或交钱就可以拿证的机构,全部是骗人的

4:一定不要选包考过的机构。

5:一定不要选说几个月就可以拿毕业证的机构。

学历的背后

我们从出生后,从懵懂无知的婴儿,到得以参与到社会价值交换的成人,这之间有一道桥梁,架起了我们的社会身份转型。

学历,表面上看只是一张由百十字组成的证书,但在其背后,却是对我们步入社会前所获得的能力,进行了一次总结。

于是,强者早已认识到学历的重要性,他们知道这份经过千年发展的能力认定方式,将从一定程度上决定他的未来,于是他们攀爬与竞争,学历成为了他们的斗兽场。

有趣的是,学历从不偏爱某一种人,那些没有为之付出努力的人,也可以以它作为借口,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学历之上,于是他们逃避与掩饰,学历成为了他们的安乐窝。

那么,学历到底有没有用?我认为在这里可以引用一句话,来直接透过现象看到本质,马克思说:“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

如过江之鲫的学子,为了争取那脱颖而出的机会,为了争取更高的学历,显然这其中有着利益才会促使他们如此行事。

学历显然有用,这点是毋宁质疑的,它既体现出一个人的努力程度与学习能力,又体现在社会对其的认可之上。

“毕竟通过努力的坚持与有效的学习方法,才能获得足够高的学历;毕竟高学历群体的起薪已经体现了社会对学历的认可。”

学历是如此重要,甚至于在我们迈出校园的那一刻,便决定了我们往后的人生,但它真的决定了我们的一生吗?

学历的影响

学历并没有决定我们的一生,毕竟我们的一生时间很长,而求学阶段却仅仅占据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因此,学历虽然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我们的未来生活,但这种影响并未起到决定性因素,我们的人生还有补救的空间,更有补救的时间。

说起来,对于学历这件事我深有感触,毕竟我个人便是混迹人群,普普通通的“学历”,所幸我还不算太晚的意识到了问题,也还不算太晚的补救了问题。

01 思维误区

不知道你们是否认同,孩子如果比同龄人晚上学一年,可以拥有更好的脑力发育,从而迸发出更强大的学习能力,在学业中也可以通过获得更多成就感,形成有效的内驱动力。

于是学历的高低便延伸出一个有趣的问题,那就是学历低的与学历高的人,在步入社会的宝贵前3年时间中,他们接受知识、与世界互动的时间与经验便是不同的。

也就是说,那些高学历的人,可能更好的储备了步入社会所需要的能力,而低学历群体,却过早的被推向社会。

这两种群体之间的区别在于,做好充足准备的群体,更能面对生活中的不确定性,而没有做好充足准备的群体,则更容易由于不确定性进入思维误区之中。

我认为,低学历群体具有更多的逃避点,他们可以将自己“无能为力”的根由,推向父母的教育不足、推向学历过低导致的门槛受限、推向自己年纪轻轻就要一个人抗下所有。

我在毕业后刚刚步入社会,经常能感受到那种力不所及的困扰,不仅是无法完成许多工作,还体现于我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努力,如何才能完成这些工作。

但随着我开始将自己的“无能为力”,推向那些曾经对我起到影响的因素(哪怕细微的影响),虽然使我的焦虑得到缓解,但这显然是一种诉诸无知的思维误区,也显然对我的人生起到了羁绊作用。

02 沉沦循环

但在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处于一种思维误区之中,或者说我曾经在某一些时刻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是错误的。

不过,那时的我或许已经失去了面对的能力,毕竟面对自己的“能力不足”,显然本身就是一件需要能力与勇气的事情。

于是我继续的不管不顾,继续的自我麻醉,继续的让自己的工作变得越来越糟糕,甚至出现了早退、旷工等行为。

古希腊的哲学家柏拉图说:“不知道自己无知,乃是双倍的无知”,那么那些知道自己无知,却在继续无知的,是不是就更加可悲了?

显然是这样的,一方面我对自身无知的逃避,使我的工作并没有任何起色,而没有起色的工作,进一步加重了我的逃避。

这便是一种“死循环”,而这个循环揭露了所谓的安乐窝,不过是一种自我逃避罢了。

现在回想一下,我当时为何会进入沉沦循环之中无法自拔?其实并不是我失去了野心,相反我在那时候甚至有着现在无法比拟的野心。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是空想的野心,我并不希望通过厚积薄发去实现自己的野心,我希望的是一次机会或是一次机遇,使我“一夜暴富”。

然后我便可以不再面临生活中的种种现实,于是我可以抱着“一夜暴富”的希望安然入睡,毕竟梦中我可以拥有一切,支配一切。

说实话,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是如何从沉沦循环中走出,或许这也是一种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我依稀记得那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因此我的大脑主动的遗忘了那一段经历。

所幸的是,我记得我沉沦时与现如今挣脱沉沦后的区别,我的思想产生了什么变化,我认识到了什么。

如果你的学历并没有那么高,如果你也在沉沦循环中无法自拔,如果你也需要一份“救赎”,那么或许我的思想改变,也将适用于你。

01 依靠

回想一下,在我刚刚步入社会就此沉沦的那几年,更多的是一种“懵懂无知”的状态,我认为这属于角色认知没有转变所导致的问题。

上学时,我无需承担任何焦虑,我放弃了努力学习也就不必担忧考试;我的经济来源于我的父母,我也就无需担忧经济;那时候我无需面临任何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因为我的父母代我承担了风险。

上学时父母是我的依靠与后盾,我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尝到焦虑与恐惧的味道,毕竟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寻求父母的帮助。

但随着我步入社会,父母认为我应该独自去面对人生中的不确定性,也应该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

于是“清算日”到来,我不得不为之前的荒废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代价便是我的“无知”带来的“无能为力”,便是同事的不认同与领导的“责骂”。

而这一刻的逃避,我认为是角色认知没有转变所导致的,所谓的角色认知指的是我们对社会地位、作用以及行为规范的认识,与对社会其他角色的认知。

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人生,我将必须独自面对,我将在享受权利的同时承担责任,于是所谓的逃避,不如说是一种觅母行为。

“呐,我已经这么惨了,我在社会中毫无建树,你们总不能不管我吧?”

所以所谓的沉沦,不过是一种表演,通过表演寻求父母的庇护,从而逃离自己的社会角色。

02 责任

对社会角色的逃离,现在回想起来原因非常简单,这是由于我并未在社会中投入过多精力,从而使我可以轻易的舍弃。

而未在社会中投入精力的原因在于,我并没有感受到的责任感,我并不需要为家庭的收入负责、不需要为父母的未来负责,甚至于我并没有承担起任何的责任。

前阵子看到斯蒂芬·茨威格的一句话,让我感受颇深:“一个人能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也就是他的责任的界限”。

当我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我也就失去了动力充实自己的能力,更失去了东西学习新的、有助于我抵抗未来风险的能力。

所幸的是,时间会推着我走,它使我在某一个时刻,不得不承担起自己相应的责任,而时间推着我们去面对的责任,往往是很痛苦且使我们破碎的。

“可能是卧病在床的父母、可能是爱人的忧愁、可能是孩子的不满”。

没有人可以逃离责任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社会的价值交换过程本身便赋予了我们的责任,因为我们的基因传递的基石便是责任。

责任一直存在于我们之中,无非是我们的觅母行为,使我们忽略了、隐藏了我们所承担的责任。

时间会推着我们找到它,但我们发现的越晚,就越痛苦。

学历啊学历,你是我前半生的悔恨,但也会成为我后半生的动力,学历啊学历,我想要拥有你,但如今却不再需要你。

低学历导致我们选择了逃避,使我们进行了向外归因,最终导致我们进入沉沦循环之中,无法自拔。

但当我们找到自己的责任,当我们对自身角色认知进行扭转后,学历重要吗?并不重要,因为我们“知耻而后勇”,也必然得以“后来者居上”。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友转载),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未经作者许可,不可转载。

相关精选
最新资讯
热门专题
推荐阅读
Copyright 2018-2020 校语士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46232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网友提供,以及网络收集,本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联系邮箱:3747261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