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校语士
校语士

深圳

[切换]

与名师为伍,与快乐同行,遇见更好的自己!

“起死回生”的第二学士学位制度:机遇还是鸡肋?

2020-12-07 10:25:13 作者:xiaoyu 人气:1,656 学士学位

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很容易引起人们对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制度的质疑,第二学士学位最终可能成为鸡肋。但是,通过完善制度,第二学士学位制度在现实中就不再是鸡肋了。

近日,高校第二学士学位制度(以下简称“第二学位制度”——编者按)的废止和重启备受关注。什么是学位制度?政策调整背后体现了什么逻辑?重启的二学位制度是标志着一个契机,还是只是“看起来很美”?

新中国成立后,高校主要开展专科教育,研究生教育规模非常有限。相关研究表明,直到改革开放前,我国的研究生教育还没有达到万人规模。随着新中国各项事业的全面深入推进,对高层次专业人才的需求不断扩大。1987年,原国家教委等部门联合发文《高等学校培养第二学士学位生的试行办法》,建立高校第二学士学位制度,弥补研究生教育规模的不足。

“起死回生”的第二学士学位制度:机遇还是鸡肋?

图片来源:https://www.hippopx.com/

然而,实际上,第二学士学位人才的培养一直受到各种限制。

数据显示,2001-2012年,教育部批准185所高校建设292个第二学士学位专业,覆盖理工科专业,涵盖管理、教育、新闻等多个学科。但2014年,兰州交通大学教授杨宗仁对全国163所高校81个授予第二学士学位的专业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0%的专业从未招生,70%的专业已停招多年。

随着研究生教育的扩大,第二学士学位的招生规模逐年缩小。此外,高校也越来越多地探索双学士学位、副学士学位等新的人才培养模式,第二学士学位制度也逐渐走向终结。

2019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布《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2022年《办法》实施后,所有学位授予单位不再招收二级学位学生。

从制度建立的初衷来看,双学位制度是一种替代互补的人才培养模式。在研究生教育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二学位制度基本完成了历史使命。

但是,如果重新定义二级学位制度,赋予其新时代的新功能,或者充分发掘其潜在价值,二级学位制度就不应该被废除,而应该得到进一步的支持。

具体而言,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推动下,协同创新成为推动科技进步和产业发展的重要形式,对跨境、跨学科复合型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这就要求高校重构人才培养体系,培养跨学科、跨专业、跨组织的高素质人才。双学位制度是高校重组人才培养模式的一种方式,旨在为具有跨境成长能力的学习者提供机会。

“起死回生”的第二学士学位制度:机遇还是鸡肋?

图片来源:https://www.hippopx.com/

目前,抗疫斗争已转入常态,复工复产取得较大进展。但是,客观来说,大量中小企业受到了严重冲击,导致就业压力普遍增加,大学生就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在这种背景下,双学位制度为大学毕业生提供了另一个学习渠道,延缓了他们的就业,有助于减轻整个社会的就业压力。

就目前情况来看,双学位制度在缓解就业压力方面的作用是客观的,但从长远来看,双学位制度在通过深造促进就业方面的作用是短期的,其核心价值在于教育本身,即促进新型创新人才的培养或成长。特别是在终身学习的条件下,双学位制度是高校参与学习型社会建设、促进学习者终身发展的有效途径。这是保留二学位制度,进一步完善二学位制度的根本基础。

基于第二学位制度的积极意义,5月29日《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在普通高校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的通知》指出,第二学士学位教育作为本科后教育,是培养复合型人才的重要渠道。第二个学士学位制度起死回生。

但是,二度制能否在现实中充分释放其价值?恐怕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因为高校在“无利可图”的情况下可能对设立第二学位制度不感兴趣,第二学位的招生、教学和管理都会给高校带来一定的负担。在研究生逐年扩招的情况下,大学生不一定愿意花六年时间拿到两个本科学位。至于用人单位,他们可能更不认同第二学士学位的含金量,因为他们被“唯学历”的观念所束缚。

所以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很容易引起人们对二级制度的怀疑,很有可能二级最终会变成鸡肋。

要减少这种冲突,避免二度尴尬,就要给二度一个合理的定位,在制度上做有针对性的设计。

具体来说,首先,第二学位的学习应被视为学习者基于个人兴趣和生活规划的个性化和自主性选择,特别是作为终身学习和终身发展时代个人的学习方式和生活方式。

从工具性的角度来看,第二学位制度为学习者提供了获得应届毕业生身份、转专业、就读名校等机会。从而突破了就业、升学、公考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限制。

“起死回生”的第二学士学位制度:机遇还是鸡肋?

图片来源:https://www.hippopx.com/

第二,国家和高校不需要给予第二学历一定的战略地位,也不需要将其纳入“培养创新型人才、增强国家竞争力”等宏大战略体系。尤其对国家而言,应采取“无为而治”的策略发展二级制,淡化二级行政审批,逐步减少甚至取消二级财政拨款。

换句话说,国家应该把发展第二学位的权力交给大学。

第三,根据市场需求发展和优化二级教学,高校不应局限于满足国家或地方战略需求的重点专业和核心专业。相反,他们应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放开限制,以多样化为原则,注重开放自己的优势和特色专业,为学习者提供尽可能多的选择空间。

第四,二学位学生付费录取,付费标准在培训成本的基础上适当提高,以补偿和鼓励培训单位的物质和人力资本投入。

但是,很明显,创收不能成为高校开设第二学历教育的主要目的。高校要量力而行,科学测算,合理确定符合自身培养能力的二本生规模。

第五,具有第二学位的学生注册在不同的班级或被分配到不同的班级。

前者与第一届学士学位学生在一个班,接受相同的教育、培训和课程评价;后者制定专门的培训计划,学校可以适当提高收费标准。但两者的共同原则是保证第二学位培养的质量,质量保证是第二学位得到尊重和发挥积极作用的基本条件。当然,为了避免二学位学生入学后无法适应新专业,我们应该探索一种科学的二学位招生选拔和评估机制。申请人既要有跨专业的学习热情,又要有足够的跨专业学习能力。

第六,高校要在探索和实验中建立科学、完整、成熟的第二学位工作体系,根据第二学位的实际需要,灵活开展招生、教学和管理工作。

第二学士学位制度具有缓解大学生就业压力的短期效应,但我们应该立足于教育,致力于探索该制度的长期价值,使其成为终身学习时代满足学习者学习和发展需求的有效途径。

通过基于兴趣的学习和合理的规划,学习者可以改善自己的知识和能力结构,从而从根本上提高自己的就业能力,从而促进就业和创业。然而,最大的价值在于保护学习者的学习主动性,开发更多人的创造潜力。

因此,通过完善制度,第二学士学位制度在现实中不再是鸡肋。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友转载),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未经作者许可,不可转载。

相关精选
最新资讯
热门专题
推荐阅读
Copyright 2018-2020 校语士 版权所有 琼ICP备19003176号-7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网友提供,以及网络收集,本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联系邮箱:37472612@qq.com